化妆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妆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邪神淫天下16共160章连载-【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01:58 阅读: 来源:化妆包厂家

第一卷邪神入世

第一章 媚儿献身谋奇珍(一)

天空晴朗的没有一丝云彩,太阳火辣辣地照射下来,将地面烤的如同一个大蒸笼。

嘉兴府下辖的古道镇。镇东头座落着一座占地达两百余亩的大宅子,门口两座两米余高的白玉狮子狮目圆睁,仰首望天长啸,气宇非凡,硕大的朱红

色大门的门楣上挂着一块匾,上书四个烫金大字——银上山庄。

银上山庄的庄主叫曾寿,是东六省有名的绿林大豪,其武功繁杂多样,光师门就有三个,其一是塞外密宗,其二是奎北五虎门,其三是怆渝剑派,无论哪一个都是当地绿林道上响当当的门派,加之曾寿原本就家境富足。

雄厚的财力佐以强大的武力,在江湖中迅速便打下了一片天,短短二十年间,手下便集聚了数百人手,挣得了家财万贯。

曾寿有三个

爱好,一是好色,二是好赌,三是好酒,可以说是色赌酒三色俱全,在当地是臭名昭著。他手下的那般喽啰食客自然是称呼他为庄主,

老板,但当地古道镇周边的群众则背地里称呼“曾寿”为“夭寿”,银上山庄则被当地的老百姓称为“

淫荡山庄”。可以想见里面奢侈靡费到何等程度。

前段时间江湖盛传这个好色好赌的曾大庄主得了一件稀世宝贝——一件用

极品血丝翡翠雕刻而成的欢喜玉佛——传说这件欢喜玉佛高一尺八寸,上面雕刻的是一个精壮强悍的裸体罗汉爷,双手托起一个绝色

美女高高地举起;

在罗汉爷精壮的下身,同样雕刻着一个绝色美女,蛇一般地缠在罗汉爷的腰间,两人的紧紧地贴在一起,做扭动装,更为奇特的是,缠绕在腰间的美女的臀部上有一个小小的螺丝旋钮,如果将那个螺丝旋钮向左扭转三圈,绝色美女会套着罗汉爷的那根儿开始不断旋转,还会发出嗯嗯啊啊的叫声来。

先不说是哪一个好事之徒做出这等精细的闺房玉佛,单单就凭这尊玉佛通体是由极为罕见的极品血丝翡翠整体雕刻而成,便是一件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

消息一传开,古道镇便接二连三地迎来了几批江湖人。

如今正是三伏天,骄阳灼日,热浪蒸腾,古道镇摆摊卖货的一些商家小贩们也是一个个拿着蒲扇,抡着衣襟有一下没一下地扇风纳凉。被毒日一个个烤得是昏昏欲睡,动都不想动。

在这连狗都不想动的大热天里,居然还有人在外跑动,远远地,便听到了一阵骡马声,近了,两个身形出现在古道镇口,一前一后,一男一女,各自带着一张草帽,远远地从身材看去男的生的粗豪,女的长的水灵。从两人的后面还跟着一批满载着各种刀枪剑戟的麻袋看来,这两个人不是跑江湖便是卖艺的,这年头,跑江湖卖艺的多着了。

这一男一女也不怕热,两匹健马一匹骡马踢踢踏踏地就来到了镇子中央的一块颇为宽大的平地,巧了,这块宽大的平地正对着银上山庄的大门,也是,你想想,整个古道镇谁最有实力,谁最财大气粗,那自然是财雄势大的银上山庄了,能有那个地方能比银上山庄的大门口更加宽敞了。

一男一女来到距离银上山庄大门不足20米的地方下马,摆好家伙,支起架势,敲响锣鼓,开始卖起艺来。好家伙,卖艺卖到财雄势大的曾大庄主的大门口来了。

曾大庄主此刻大热的天气在干吗呢?

他老人家此刻正赤条条地和三个美艳如花的小妾泡在清凉的水池中充分享受着鸳鸯共戏水的无边乐趣。你看,这不,曾大庄主两只大手握着不断揉搓的那两团白花花圆滚滚的是什么?

不错,正是曾大庄主两个小妾的两只硕大的,两个被曾大庄主揉搓着的小妾口中也非常配合地发出嗯嗯之声,同时也不忘各自伸出一只手,不断游弋在曾大庄主的腰腹敏感地带,

另一个小妾则低着头先是用双手握着曾大庄主的宝贝儿轻轻地揉捏,越揉捏头就越下去,最后终于软唇滑舌,轻轻而又紧紧地,含住了曾大庄主胯下那不断挺拔怒胀的硕大菇头。

曾大庄主在三位小妾的集体进攻下,宝贝儿早就是一柱擎天,此刻只觉得一阵扣心的酸麻从胯下的硬处顶端,透过腿筋,穿腹过肾,直窜上来,忍不住啊地一声叫了起来。

另外两个小妾,眼见的自己的同伴那红软的双唇,细活的香舌,手揉指颤,把庄主那只肿涨硬直的宝贝儿,弄得滑溜光亮,又红又紫,臌胀的连上面的形浮血脉都清晰可见,经脉突突跳动,简直就像是即将活化飞去一般。

二个小妾虽说也是花丛老手,但也看得是双腿发软,手软心跳,腰腿酸麻难忍,全身燥热不已。

“我的小心肝,是不是心痒难忍,让我看看下面是不是黄河泛滥了”曾大庄主哈哈笑道,将双手从两陀肉团上移开往两女的跨下摸去。

“老爷,你坏,你看,你看,人家下面何止是泛滥,早就是黄河决口啦,正等着你来补缺治水呢?”两个小妾浪声娇呼着一人抓住曾大庄主的一只大手就往自身的私密处按去。

“好好好,我的宝贝儿,别急,老爷我就来给你们治水,我也知道,不止住你们这三个小浪货的痒痒,你们是不会去午休的。”曾大庄主哈哈大笑着将右边的小妾一把推到,挺枪正欲

插入进攻。

“嘭嘭嘭”在这关键时刻不合时宜地敲起了门来。

“谁?他妈的给老子滚!”曾大庄主没好气地咆哮着。

“老爷,是我,有急囍事……”门外的人依旧不放弃,继续敲门。

咦,这是自己最宠信的贴身老管事——简管事,急囍事?娘的,曾大庄主被这么一打扰,兴头顿时也消了一半,安抚了几句三个小妾后起身抓了一件长袍披在身上走了出来。

“呀!”的一声,房门拉开,曾大庄主走了出来。

曾大庄主身材魁梧,膀大腰圆,一张国字脸,地阔方圆,红彤彤的酒糟鼻下配一张通吃四方的大嘴巴,脸色因长年沉浸在酒色之中而显得略微发青,但一双豹目依旧精光灼灼,显示出其强悍的功力并没有因为酒色过度而有所荒废。

房门一开,曾大庄主的一根手指便点到了一个干瘪老头的鼻尖上:“简管事,你妈的,你不是不知道这个时侯我在干什么吧?娘的,叫你滚了还不走,有什么狗屁喜事值得你不惜冲撞了老爷我的好事?”

干瘦老头一哈腰道:“老爷,这次可是真的是好事,我若不报告老爷听,事后老爷一定会骂我,说不准还会用刀砍了我。”

第二章 媚儿献身谋奇珍(二)

干瘦老头一哈腰道:“老爷,这次可是真的是好事,我若不报告老爷听,事后老爷一定会骂我,说不准还会用刀砍了我。”

曾大庄主浓眉一蹙,道“怎么说?”

干瘦老头阴阴一笑道:“老爷,像这种事还得麻烦你老人家亲自出马才成……”

“难道有那个不开眼的家伙想来讹诈我们银上山庄的银子不成?”

干瘦老头忙摇晃着手轻声赔笑道:“那倒不是,是因为外边来了个卖艺的姑娘,那份水灵风骚劲,老爷若是不去看一看,保准这一辈子都要后悔?”说完,嘿嘿地淫笑不已。

曾大庄主回头瞥了一眼还在水池中嬉戏的三位小妾,随手将房门带上,搂着干瘦老头快步走出,边走边问道:“难道比我的七个小妾还水灵?”

干瘦老头嘿嘿笑道:“

女人都一样,只不过分别在体态动作和俏脸上,当然,床上怎么样,那要庄主你试过才能下结论。”

“娘的,你个老贱头,懂的还真不少呀!”曾大庄主一拍干瘦老头的肩膀道。

“赫赫,跟着老爷办事,久了,便也学到了一些。”干瘦老头拍着马屁。

“外面那女的长的什么模样?”

“她只站在钢索上,头一抬,腰一扭,嘿,就好像月里嫦娥下凡来,皮肤那是白里透红,一张小嘴微微上翘,嘴角边一棵小小的美人痣,还面带微笑,一笑起来迷倒一大片,该瘦的地方瘦,该丰满的地方丰满,总之一句话,是长的恰到好处,老爷呀,一双一长又美又直又结实的大腿,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将那条用青色小碎花布做好的裤子给撑破。”

“啊,娘的,真的有你形容的这么好?”曾大庄主的一双豹目发出两道精光。

“老爷,千真万确,我的言语还根本不能形容出纳小娘子的美貌来。”

“哈哈”曾大庄主笑了。“带路!”

大门前早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一堆人,曾大庄主一出现,立时有门口的家丁将周围的人群驱赶,留出一个大大的空当,早有两个喽啰抬出一把太师椅放在空当处恭候曾大庄主。

见到曾大庄主落座看茶后,卖艺的粗豪汉子双手托拿着锣鼓快步上前对着曾大庄主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曾大庄主把手一摆,示意可以继续,于是锣鼓点子敲得更加急了。

随着锣鼓声,红彩一现,一个女子凭空两个又高又飘的跟头翻落在场中。场中早早地就架设好了一根钢索。

红衣女子凌空两个跟头稳稳地落地后还不忘对着曾大庄主嫣然一笑,这一笑不打紧,曾大庄主三魂七魄就丢失了一大半,浑身一哆嗦,刚喝到嘴边的茶哟一半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曾大庄主下意识地顺手将嘴角的茶渍擦拭了一下,一双豹眼瞪得铜铃般大小,一颗心思随着五丈外的红衣女子而去。

红衣女子腾身而起,如同一朵红云轻轻巧巧地漂浮在半空中(落在架好的钢索上)。

一个圆而又圆,翘而又翘的屁股有节律的扭动着——就像一个磨盘似的,随着她的身体的摆动而扭的十分的有致,令人遐思无限,让人浮想联翩。

红衣女子突然一个跳腰往后仰,然后双手分别抓住钢索形成了一个弓形的倒拱,双腿分开成“人”字行,高耸的

胸脯怒涛汹涌,紧身的藏青色碎花绒布包裹着将两腿间那块“神秘三角河州地带”醒目地突显出来,像是一块亟待开采的“新大陆”!

红衣女子这一番亮相,顿时迎来“哗!”声一片,跟着掌声雷动,更有好事者情不自禁地吹起了富有节律的口哨声。

靠!奶奶的!这小娘子真他奶奶的太诱人了,曾大庄主想到了他此前得到的宝宝——欢喜玉佛!

欢喜玉佛下面那个绝色女子就是这模样——好家伙——这小娘子可是上天送来的绝佳礼物呀。

钢索上的红衣女子面朝上,弓字型的倒弯在钢索上,就在众人大声叫好,口哨声四起时,红衣女子身体突然一晃,整个身体往右边一倾,眼看就要失手从高高的钢索上掉了下来!

“啊!”围观的人群一片惊呼!

曾大庄主霍地站了起来。

却不料那红衣女子芊芊玉掌一握,腰身一用力,整个身体在钢索下面来了两个大车轮,接着双腿成一字型凌空飞起,扭腰下挫,又稳稳当当地回到了钢索上。

“好!”曾大庄主大手一拍,大声叫好起来。

听到老板叫好了,旁边侍候着的干瘦老头简管事和一众喽啰齐声叫好。

第三章 媚儿献身谋奇珍(三)

听到老板叫好了,旁边侍候着的干瘦老头简管事和一众喽啰齐声叫好。

“有赏,白银一百两”曾大庄主高兴地打起赏来。

干瘦简管事立刻扬声叫道:“蔡班主,快过来谢赏呀!”

粗豪汉子像百米短跑,跑奥运似的,嗖嗖几个箭步窜到曾大庄主的面前一个稽首豪声道:“谢庄主大赏!”

曾大庄主哈哈一笑道:“别谢了,这大热的天,你们也累了,钢索飞人这个节目好,你们就早点收工吧,以后你们的节目我就包了,就在我这儿落脚吧。”

转过头对着干瘦老头道:“吩咐伙房今天加餐,整个满汉全席出来,好好招待他们。”

粗豪汉子满脸都是感激:“谢谢庄主,来,小妹,快来谢谢庄主。”

“谢谢……庄主……”红衣女子瞟着眼对着曾大庄主来了一个万福道。

不只是具有火辣的身材和勾魂的媚眼,就是声音也是充满了韵味,清甜腻人,这轻轻的一句“谢谢……庄主……”便让好色的曾大庄主浑身的骨头都酥麻了三分。

曾大庄主高兴的豹眼都眯成了以条线,把手一招,老狐狸一般精明的干瘦老头立刻从怀里掏出一个大红包恭恭敬敬地递到曾大庄主摊开的掌中。

“过来,过来,姑娘!”

红衣女子抿嘴一笑,落落大方地来到曾大庄主的面前:“庄主!”

曾大庄主把一个包有五十两黄金的大红包,塞到红衣女子的玉手中,嘴里哈哈笑道:“收下,收下,啊——!”

红衣女子面不红,手也不收回去,任那曾大庄主的巨型熊掌将自己的玉手握着一顿揉搓,不仅如此,这红衣女子还弯曲着小指一边在曾大庄主的掌心里轻轻地来回划拨着,一边还媚笑着弯腰致谢。

曾大庄主更乐了,一只巨型熊掌将红衣女子的纤手握得更紧了,“走走走,我们进庄去。”边说边拉着红衣女子就往银上山庄的大门走去。

这还了得,自己的小妹就这么被“拉”进去了?

粗豪汉子——红衣女子的哥哥正欲上前,干瘦老头简管事手臂一伸,拦住粗豪汉子道:“蔡班主,来来来,进庄,进庄,娘西格皮,侯三,你们几个还不动手帮胡班主收拾东西进庄。”

旁边几个汉子轰然应是一顿忙乱将东西收拾好簇拥着半推半架地将粗豪汉子也进了庄门。

粗豪汉子边走还边想解释:“管事的大哥,我担心在下小妹不懂事,得罪了庄主可就吃罪不起了!”

干瘦老头嘿嘿笑道:“这个,蔡班主尽管放心,咋们庄主一向好客,别说庄主一见令妹便欢喜的不得了,便真有个什么不礼貌的事,我们庄主也不会怪罪的。”

一众大汉轰然笑道:“简管事说的极是,我们庄主哪能怪罪这么美的小姑娘呢!”

就这样,粗豪汉子被干瘦老头简管事和几个银上山庄的护院壮汉簇拥着进了庄门。

看着红衣女子和出汗汉子都进了银上山庄的大门,街角拐角处三个衣着普通但眼神犀利的汉子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冷笑,转身离去。

再说干瘦老头领着粗豪汉子进了庄,穿长亭,过走道,最后来到大院左边的一处大宅子里,里面早早地坐了四个精壮彪悍的中年壮汉,衣着打扮是护院武师,干瘦老头将两方人粗略一介绍后,酒菜也立刻摆了上来。

满汉全席,七十二道盘,三十六个碗,一共一百零八个菜,每一道菜的做法口味都不同。四个护院武师加上干瘦老头五个人一人一杯酒端着和粗豪汉子展开了猜拳行令喝酒吃肉大赛,这一吃就吃到了入夜,直吃的六个人是胃满肠鼓,熏熏大醉。

这边干瘦老头简管事几人和粗豪汉子在喝酒行令猜拳吃肉,那边曾大庄主也亲自上阵和红衣女子对坐吃饭。

当然也少不了要喝点小酒,这样才有情趣呀,自然,懂情趣的曾大庄主是不会像他手下的几个武师那样以灌醉对方为能事,面对如此佳人,岂能灌醉对方呢?

曾大庄主给红衣女子喝的小酒是特制的,名叫“回春红”,乃是特配的春酒,再烈的女子,只要喝上一杯,嘿嘿,哪怕你是贞女都会自己脱衣服。

现在这个红衣女子便喝了曾大庄主的这种特制的“回春红”,不是一杯,而是半壶,只不过红衣女子并没有自己脱衣服。

曾大庄主在动手替红衣女子解衣裳,他一边解,还一边笑问道:“小美人儿,贵姓芳名呀?”

第四章 媚儿献身谋奇珍(四)

曾大庄主在动手替红衣女子解衣裳,他一边解,还一边笑问道:“小美人儿,贵姓芳名呀?”

“我叫媚儿!”

“呵呵,狐媚众生,不不,妩媚苍生,好,好,好名字!”

“难道庄主也喜欢俺这个名字?”

“哈哈,喜欢,喜欢,不但喜欢你的名字,本庄主更喜欢你的人,哈哈——”

说话间曾大庄主已将这个自称媚儿的红衣

少女剥的只剩下最后一件肚兜和内裤了,曾大庄主伸手欲解这最后两件,媚儿伸出一只芊芊玉手拦住曾大庄主的巨爪,媚笑道:“庄主怎么这么猴急呀,难不成想在这里‘办事’?”

曾大庄主哈哈大笑道:“媚儿说的极是!”

手臂一举一托,将媚儿轻轻巧巧地托了起来,起身就往旁边的巨大销魂欢乐室走去。

曾大庄主托着媚儿在他巨大销魂欢乐室转一圈,整个室中立刻大方光明,柔和充满暧昧的灯火下,整个销魂欢乐室呈现一种既豪华又让人充满冲动急欲施放体内的能量的冲动。

媚儿上下一打量这个超级豪华巨大的卧室,四周的墙壁在柔和的灯光的映射泛着淡淡的红,两边的墙壁上除了照明用的灯火之外整幅墙都涂绘了许多壁画,画面的内容无一列外描绘的都是男女交欢的情景,细致到人物的表情都活灵活现。

整个卧室最醒目的便是一张宽三米长三米的一个正方形铜床,铜床的靠背的边缘金光灿灿,竟然是纯金铸造,整个靠背是用上等的熊皮包裹。

巨型铜床的上方的墙壁上竟然镶嵌着一面与床同样宽,高约两米的巨大铜镜,此刻,巨大铜镜里面一个彪形大汉托着一个只穿了一件肚兜和内裤的绝色美女,咦,里面的人竟然可以移动,随即,媚儿才醒觉铜镜所反射出的人影正是自己和曾大庄主,媚儿脸一热,拍手赞叹道:“好美的房间哟!”

曾大庄主一乐,笑道:“媚儿,难道我的大床就不漂亮吗?”

红衣女子媚儿娇嗔地又拳头轻轻地敲打了一下曾大庄主那还算壮硕的胸肌,娇羞无比地道:“庄主,你好坏哟!”

曾大庄主更乐了,哈哈大笑着,一把扯下媚儿身上的肚兜,顿时,两颗坚挺的通红欲滴的葡萄撞入曾大庄主的眼帘,曾大庄主豹目一直,喉结处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大口口水,将赤裸着上身的媚儿像扔棉絮一般抛到了宽大的铜床上,自己忙不迭地开始脱衣裳。

“媚儿,你今年多大呢?”

“庄主,我今年十七,过三月就十八了。”

“哟,正是含苞待放的大姑娘呀!”

媚儿吃吃笑着,抓起雪白的被子遮住只剩一条小小的内裤的雪白又滑又亮的身体,抱着被子扭了几下,那身段,那若隐若现的酮体,将曾大庄主腿腹间的欲火腾地一声点燃了,曾大庄主嗤嗤两声将身上余下的衣服拉扯成数块碎步,双臂一张,一个饿虎扑羊,扑上了大铜床。

幸好大铜床够结实,也富有弹性,这不曾大庄主硕大的身体扑上来,强大的冲击力将媚儿连人带被子都弹起两尺高,曾大庄主哈哈一笑,左手巨臂一伸,将媚儿接住,右手手指顺手一带,将媚儿身上仅剩的一条内裤扯了下来。

雪白的被子掉落床边,曾大庄主也真绝,一手托起红衣女子媚儿的腰,那媚儿也配合的好,双脚一用力,夹上曾大庄主的头,同时头向后仰,成一个弓字型,将双手搭住曾大庄主的两只大腿,将头埋在了曾大庄主的双腿之间。

曾大庄主虽说有七个宠妾,论姿色那也是“狗赶鸭子——呱呱叫”,但那里有这个红衣女子这般柔软有弹性的腰,更从来没有尝过如此高难度的玩法。

现在等于是红衣女子的双脚夹在曾大庄主的头上,也就是说曾大庄主不但双眼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红衣女子最最神秘覆盖着少许青草的湿润三角田地,而且就在自己大嘴的旁边,要想一尝其中的美妙滋味也是伸嘴即可。

更为让曾大庄主满意兴奋的是这个美妙可人的妙人儿,不惜将自己弯成一个弓形,让自己的双手可以充分握住对方那两个发育完好的椭圆形肉团过足手瘾,而且自己那如同一条软脚蛇的宝贝儿也在对方的小手小嘴的轻抚软吻之下立刻斗志昂扬,高耸于云。

这番滋味,这种新奇无比的玩法,可真正地让酒色老手曾大庄主都不由地兴奋异常。

看着鲜鲜活活水水灵灵的那块诱人的三角田地,曾大庄主再次感到了口干舌燥,一股股的热流从下肢不断上涌,嗷地一声,一张大嘴对着那片泛着珠光水汽的田地开始啃吃起来。

正玩得如痴如醉的时候,媚儿的小口离开了曾大庄主那不断胀大的宝贝儿,随口问道:“庄主,你这个大床怎么这么大呀!相信在造的一定花了不少银子吧,是不是还藏了什么宝贝在这里面呀?”

曾大庄主啃吃的正上劲,嘴里含糊不清地道:“宝贝儿,……你说的没错……我这个床有个名称……唔,叫聚宝盆。”

“聚宝盆?”

“嘻嘻,我家的宝贝都在这床里呢。”

“宝贝都在这床里?”媚儿的动作慢了下来。

曾大庄主终于从啃吃的状态中慢慢清醒过来,哈哈一笑道:“媚儿,上了我的大铜床,就是我的心肝宝贝呀,你想一想,我们在作甚么?我这个大铜床,不就是个超级聚宝盆吗?”

媚儿微微一怔,道:“原来是这样呀?我差一点就想歪了。”

曾大庄主一楞道:“对呀,不然你以为咋样?想歪?”

媚儿咯咯一笑道:“我原本以为庄主是真的将宝贝都放在这床里呢?”

曾大庄主心里一凛,哈哈笑道:“呵呵,床里怎么可能藏着许多宝贝了,好媚儿,你就是我的宝贝呀,来。宝贝,不要停。”说完,继续张开大嘴啃吃起来。

第五章 媚儿献身谋奇珍(五)

媚儿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这个时侯他发觉这个外面粗鲁的曾大庄主并不是一个糊涂蛋,不但不傻而且挺精明,虽然说他起了一点疑心,但相信他对自己还是有那么一份迷恋,至少短时间里不会叫她走,红衣女子媚儿心里暗暗咒骂道:“老色鬼,就让你多占一点便宜。”

心里虽然咒骂不已,但红衣女子表面上没有丝毫异样,嗲声应道:“庄主,我是怕你继续下去不等正式上阵就要丢盔卸甲,举白旗投降了。”说完发出咯咯地笑声。

“哈哈,你敢小看我,来来,我们正式交战,看看到底谁先丢盔卸甲,先举白旗投降。”

两人的喘息声在宽大的卧室里不断响起,曾大庄主赤裸的上身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以层汗水,骑在媚儿身上还在拼命地冲刺着,媚儿此刻也是香汗淋漓,口里不断发出嗯嗯啊啊欲仙欲死的呻吟声,左手有意无意地在床边逐寸摸去,突然,手触摸到床边一个雕刻的花纹图案啥的?

恩,一笔一划地刻着,是个什么字,摸出来了,“宝”字?难道这个床真是“聚宝盆”,再摸摸,果然,宝字的前后还有一个字,虽然比划甚多,但猜想应该是“聚宝盆”三字,八九不离十就是这三个字,老匹夫,原来宝贝真的是藏在这个大铜床里呀。你无意之中漏出的口风想不到是真的,好你个老匹夫,还妄想着解释来蒙混你姑奶奶。

心里一气,一用劲,便想挺身而起,这一用劲不要,力量也用到手腕上了,原本左手就握着那个“宝”字,这么一用力,手腕便将那个“宝”字所在的图案旋转了一下,这一旋转,可就出状况了,但闻大床“咔嚓”一声响。

大床一发出声响倾斜的当下,原本在做着活塞活动的曾大庄主反应异常敏捷,一个猪打滚,身子突然往床下防区,双手一推,将红衣女子媚儿推开。

“哎呀!”媚儿发出一声惊呼,嘎嘎声中整个大床正面往墙角的那面墙贴了上去,这要是全部贴上去,不把媚儿压成肉饼不可。

一个翻身,双手攀着翻上来的床边,媚儿如同一条白花花的美人鱼般跃落在地,这边媚儿双足刚点地,那边大床已整个地扣在墙壁上了。

红衣少女媚儿口中长吁一口气,好险,差点就变成了以张肉饼,定睛看去,曾大庄主不知何时手上居然多了一把寒气逼人的长剑,身子仍然是光溜溜的,视线下移,原来床的位置,哟!原来这个大铜床还真的是名副其实的聚宝盆呀。

床下面光八寸长两寸厚的金砖就堆了足足有两尺见方的空间,银子更是堆了几大箱,还有两个箱子里,闪着七彩的光芒,啧啧,珠宝首饰可真是不少呀,这不,自己这群人的主要目标——那个极品血丝翡翠雕刻而成的欢喜玉佛不是放射着耀目的红光给自己最明确的指示吗?

曾大庄主挺着长剑遥遥地指着同样一丝不挂的媚儿,嘴里发出啧啧的遗憾声音道:“可恶,原本就令曾大爷意外,怎么有人在如此大热的天跑到我家门口来卖艺,而且如此容易地就上了我的床,原来是有目的而来的,可惜……呀……可惜!”

红衣少女媚儿吃吃笑道:“可惜啥呀?”

“你的床上功夫着实高人一等,但你想打我这些宝物的主意,只怕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媚儿吃吃地又笑了。

“真有你的,你还笑得出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武大郎服毒——死路一条’了吗?呵呵,只要美人儿你从实招来,是那个指示你来的,从此以后顺从了我,本庄主也可以考虑网开一面。”

媚儿用手指了指曾大庄主的小老弟,吃吃笑道:“看看,你那不成材的小老弟多fc,才这么一会功夫,就变成一条达蛹了,难不成你就靠这个想要我投靠你,哈——”

“哈哈,再不济也是我插你不是你插我呀?看看你腿部那流下的斑斑可都是你家大爷我的战果呀!”论流氓招数花丛老手曾大庄主也不是吃素的。立马回敬起来。

饶是媚儿脸厚也不禁燥的粉脸微红,媚然一笑道:“庄主大人,我们老这个样子对站着也不好吧,我可是一个女孩子呀,是不是我们穿好衣服再来谈判如何?

曾大庄主一双豹目盯着媚儿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嘴里没有发出表示的声音来。

“哟!我的大庄主,难道你还怕我这一介女流不成。”

“好。”

曾大庄主伸手抓过一件衣服披在身上,接着又去抓此前脱下来的长裤匆匆地穿在身上,媚儿也不慢,趁着对方穿衣套裤的当儿,抓过衣裤手忙脚乱地穿戴起来。

两人再次对立的时候,媚儿的手上已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曾大庄主冷冷地道:“好呀!果然是有目的而来的。”

媚儿吃吃笑道:“庄主这么明白,不如把你这铜床下的宝贝都送我吧!”

曾大庄主一口铜牙咬的咯咯作响,愤声道:“那条道上的?”

“你说呢?这个江湖上有哪个门派是对宝物最感兴趣呀!”媚儿吃吃笑道。

“你们是聚宝斋的?”曾大庄主脸色一变。

“呵呵,看来庄主大人对于我们也是不陌生嘛!这样挑明了也好,我早说了,只要庄主你这铜床下的宝物,其它的我就暂时寄存在你这儿啦。”

曾大庄主脸色再次一变,狠声道:“你们聚宝斋是实力很强,但嘻嘻,就凭你和外面的粗汉就想打我的主意,也太小瞧了我曾某人的了吧。”

“这么说,庄主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打算和我们顽抗到底了。既然这样,我就成全,赏你一个全尸吧!”

曾大庄主——曾寿大怒,叱道:“小娘子口气倒不小,看曾大爷先取了了你的小命,再去活剐了你那个狗屁哥哥。”

媚儿吃吃一笑,满脸地不屑:“就凭你,切——”

“嗤—嗤—”两道冷芒电射而来,红衣女子媚儿的身体快若灵猫,一晃之间便从两道冷芒中穿过,叮叮叮,一连串刀剑的撞击声接连响起。

曾大庄主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女子的身手如此了得,接连三招,自己居然没有占到丝毫上风。

忙定下心来,将密宗心法调运起来,“唰刷刷!”接连三剑从三个角度飞劈而去。

红衣少女媚儿叮叮叮连接三剑,但曾寿剑上的强大劲道将媚儿劈的是连退三步,一个斜闪,红衣少女口中发出叫声:“蔡财使,蔡老大,你们还不快来”

红衣少女的话声刚落,“轰”地一声,木质的房门被人击得粉碎,粗豪汉子提着一对斧头窜了进来。

曾大庄主大喝一声:“来人呀,简管事,穆武师。”

随着曾大庄主的大喊声,远远地外院传来了喊杀声,不断有家丁的惨嚎倒地的声音传了过来。粗豪汉子呵呵笑道:“庄主,你的那些护院废物们,就不要叫了,有我的兄弟在招待他们就够了,至于你吗?呵呵,就由我来好好招待你吧。”

曾大庄主豹目圆睁,咬牙道:“好你个杀千刀的聚宝斋呀,你们,你们这是要赶尽杀绝。洗劫呀。”

第六章 媚儿献身谋奇珍(六)

粗豪汉子呵呵笑道:“承蒙曾大庄主看的起,我们才能如此轻松地知道宝物的藏处,着实省了我们不少功夫呀。我代表我们斋主向你表示感谢。”

“我操你祖宗。”曾大庄主那曾受过如此鸟气,一挺手中长剑,杀奔粗豪汉子,粗豪汉子毫不示弱,一摆手中双斧,迎面就砍。曾大庄主使出浑身解数,拳剑齐出,绝招尽出。

奈何那个姓胡的财使不断功力高明,更是凶悍的吓死人,双斧一摆,完全就是不要命地搏命攻击,双斧上下翻飞,直杀的沉迷于酒色的曾大庄主冷汗淋漓,不到十个回合,曾大庄主的身上便被斧刃开了两个不大不小的口子,鲜血一点一点地落在地板上。

再看那红衣女子媚儿,手中的匕首早已不见,正翘着个二郎腿坐在大床下的一个大箱子上逐个地开箱检验即将到手的辉煌战果,一边看,一边发出赞叹声。

“啧啧,这么多的珠宝呀,看的我眼都花了,蔡老大,我看我们就拿他个三四箱宝物也就算了。”

“不,通吃!”

“这么多,不好带走呀”

“嘻嘻,我说妹子,你急啥呀,等我们宰光了这院里每一个人,咱们再套他一辆骡车给他来个大搬家不就可以全部带走了吗?哈哈!”

这粗豪汉子这边手脚不停地和曾寿厮杀着这边还有闲暇和红衣女子媚儿商谈宝物的事项,光景就没把曾大庄主放在眼里!

素来高高在上的曾大庄主心中的那股火腾腾腾地就上来了,手中长剑一紧,将密宗的心法提升至极致,对着粗豪汉子狂风暴雨般地就是一通猛攻。

就在曾大庄主心火中烧全部心神放在与粗豪汉子激斗时,前一瞬还沉浸在金银财宝之中的红衣少女的身体平平地飞起,在落在曾大庄主的背后的同时手中的匕首也在同一时间捅进了曾大庄主的腰里。

血水如泉一般涌出,“啊——”曾大庄主杀猪似的发出一声惨嚎。接着,粗豪汉子大斧一挥,咔嚓一声曾大庄主的大头与脖子彻底地分了家。

屠杀在继续,杀声惨嚎声直到二更天才停歇下来。接着从西头开始大宅子开始冒出浓烟,很快浓烟中火苗突显,三条人影驾着一辆马车飞快地施了进来,“吁——”马车停下。

三个人影跳了下来,借着火光,正是此前在街道拐角处那三个眼神犀利的中年汉子,看来,这次聚宝斋对于此次夺宝还是派了好几个好手呀,三个汉子对着站在楼口娇笑不已的媚儿施了一礼,媚儿娇笑道:“东西都搬上去了!”

“禀胡财使,都搬上去了!”

“很好,蔡财使,蔡老大哪去了?”

“我说胡媚儿,是不是想哥哥我了呀!”随着话声,粗豪汉子的身形出现在楼下。

“哟,蔡老大,我们收拾好了要走了,你还呆在那边干嘛?”

“哟,小姑奶奶,你和人家在床上欲仙欲死抵死缠绵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我们这些在外餐风露宿的同伴了,我呀,刚才也去慰问慰问了一下这庄里的几个风流寡妇呀!人家刚刚死了老公,正寂寞的很,不去慰问慰问安抚安抚咋成?”粗豪汉子边说边提了提裤子。

胡媚儿做梦也没想到这粗豪汉子在斩杀了曾大庄主后居然还跑去干了这等偷腥摸狗的事,一双大眼瞪得溜圆,柳眉倒竖,厉声叱道:“好你个蔡黑皮,姑奶奶那是为了斋主的大计为了谋得异宝不得已才陪那老鬼上床,如今从你的狗嘴里倒说得是我为了自己的欲念不成,好好,我们回去看我怎么向斋主报告。”

胡媚儿这一发飙,粗豪汉子可就立马矮了半截,连忙陪不是,他和胡媚儿虽说同属于聚宝斋的财使,甚至他的排名再聚宝斋十二财使里比起胡媚儿还要高出三名,论武功也比胡媚儿要高出一筹,但却丝毫不敢得罪这个姑奶奶。

聚宝斋只要是稍有地位的人都知道,胡媚儿尽管年岁不大,但床上功夫可以高超的很,单单说这十二个财使中就有九个都曾和她上过床,为何只九个,因为余下的三个(包括胡媚儿)都是母的。

不仅如此,胡媚儿还有一个最大的靠山,那便是聚宝斋的斋主——邪道八大顶尖高手中排行第三的——聚宝斋主也是胡媚儿的榻上之宾,就凭这点,就算再借给粗豪汉子一个虎胆,也不敢得罪这个姑奶奶。

所以,粗豪汉子立马哈腰赔笑着,花了半天口舌,许诺了无数条件终于使得胡媚儿的脸开始破冰。

见小姑奶奶——胡媚儿终于露出笑颜,在看看火势越来越大,即将烧到这边来了,粗豪汉子一声令下“走!”

三名中年汉子齐声应是,其中一人一个箭步上了马车,粗豪汉子和胡媚儿以及另外两名汉子各自跨上以匹健马,“驾驾驾”,五人一车旋风般地冲出被火势不断吞噬的银上山庄,向西疾驶而去。

有读者看到火势冲天,又会发出疑问了,不是说那是一个镇吗?这么大的火,咋就没有人来救火呀,列为看官有所不知,盖因为曾寿平时就是一个欺压百姓,鱼肉乡里的地方土霸王,整个古道镇除了他的那批手下,是没有一个人同情他的,镇里的百姓看到听到杀声,看到火光是银上山庄,不但没有一个人跑出来帮忙救火,而且大多数的人都躲在自家的门后看热闹,巴不得将银上山庄烧光才好了。

但冲天的火势还是引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在江湖上是最近几年快速窜起来的一个堪称传奇式的人物——迦叶剑客——谢王庭,今年刚刚才二十四岁。

十八岁出道江湖,短短六年里,歼灭了三个臭名昭著的帮派,曾经一个人追杀黑狱七煞,历经七七四十九天将江湖中堪称手段最为毒辣的团体黑狱七煞一一击杀。

后与武林中威名仅次于正派八大顶级高手的苍南大侠一场友人式的剑道切磋中激斗三百回合没有分出高下,自此,迦叶剑客之名如同旭日东升冉冉升起,被誉为武林中新生代的杰出代表之一。

这天,迦叶剑客——谢王庭正在古道镇相邻的暮鼓村拜访一位父挚先辈,没曾想便遇到了这等事,滔天的大火将半边夜空都染的通红一片。

【待续】

25460字节 [ 此帖被小心流氓在2014-07-10 00:42重新编辑 ]

皇恩娱乐app下载

剑凌苍穹无限元宝版本

萌动歌姬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