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妆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吕雉收了个养子祸害了汉朝6年这个人是谁

发布时间:2021-01-06 12:20:58 阅读: 来源:化妆包厂家

吕雉收了个养子祸害了汉朝6年!这个人是谁?

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带来吕雉的养子是谁,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吕雉收养他也是情非得已,但时间一长,有了感情,稍微有点溺爱,结果,她哪里能想到,居然又给汉朝留了个祸患,导致吕雉薨掉以后,这个养子还把汉朝祸害了六年。

刘邦

前199年,也就是朝廷下令商人不得乘坐车马,携带兵器,穿着丝绸的那一年,刘邦路过赵国,看望自己的女婿,张耳的儿子,赵王张敖。也许因为心情不好的缘故,刘邦对张敖态度很恶劣,张敖实在不知该怎么讨他欢心,万般无奈,献出宫中美人赵姬。美人在侧,刘邦转怒为喜,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赵姬便因此怀孕,不久,生下儿子刘长。

前198年,张敖涉嫌谋反,审讯期间,赵姬含恨自杀,刘长无人抚养,送到刘邦面前,刘邦看着这个尚在襁褓之中,嗷嗷待哺的小儿子,突然心生悔意,心生悔意怎么办?

前196年,刘邦平定淮南王英布之乱后,还将刘长加封为淮南王,除此之外,还将刘长交给吕雉,命令她抚育长大,吕雉没有办法,只好做了刘长的养母。

吕雉

前194年,刘邦驾崩,吕雉临朝听政,开始了十余年之久的吕氏专权,这十余年当中 ,吕雉专门对刘氏宗族,对刘邦的儿子下手,但唯独刘长,因为跟吕雉的那层特殊关系免祸,从而得以健健康康的长大。

史书上评价刘长说,其人:有材力,力扛鼎,有本事,力大无穷,就因为这点本事,你看他折腾出多大动静啊?小的时候怎么骄横就不用多说了,因为顶破天也就是个熊孩子,那么,长大了以后呢?

前180年,刘恒继位,是为汉文帝,汉文帝刘恒跟淮南王刘长,大约都是刘邦儿子的缘故,两人关系非常好,汉文帝也非常疼爱这个小弟弟,希望刘长能当他的好帮手,然而,刘长是怎么对待他的呢?

前177年,淮南王刘长自封国入朝,入朝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求见当年吕雉的宠臣,如今略微有些失势的辟阳侯审食其,诸侯王求见,自然不敢怠慢,急急忙忙出门迎接,结果,大白天的,刘长就取出袖中暗藏的铁锤,当场将审食其打死。

刘长

审食其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好歹是朝廷的侯爷,一个侯爷,未经司法审判,当街打死,如此胡作非为,置朝廷法纪于何地。

打死审食其后,刘长当然知道自己做的有点过分,有点过分怎么办?

驰马闯入进宫,向汉文帝请罪,虽然名为请罪,但事实上呢,却列举了审食其的三项大罪,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就是:臣母不当坐赵时事,辟阳侯力能得之吕后,不争

母亲与张敖谋反案无关,辟阳侯明明能救却不救,自然该死。

其后两条罪状虽然冠冕堂皇,但,有“臣母”一说打头,谁相信,他打死审食其是为公呢,难道,他能比汉文帝更讨厌吕氏余党吗。

当时有司就建议将刘长下狱问罪,可汉文帝实在不忍心下手,于是也没有追究刘长的罪过,只轻描淡写的斥责几句,就放他归国了。

话说刘长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如今汉文帝如此惯着他,还能指望他收敛吗?

回到封国之后,那是:归国益恣,不用汉法,出入警跸,称制,自作法令,数上书不逊顺。

皇帝

更加蛮横放纵,不服从汉的法令,出入像皇上一样有左右警卫和清道,自己制定法令,数次在给皇上奏书时表现得不敬重,无礼、僭越、违制无所不为,滥杀什么的更不用说,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上,可着劲儿由着性子来。

朝廷官员屡次弹劾,要求汉文帝予以惩罚,可汉文帝呢,还是念在自己亲弟弟的份儿上,不忍心惩戒。

如此一来,刘长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大到什么程度?

前174年,汉文帝登基六年,老百姓刚刚缓过劲儿,这打算撸起袖子加油干,一门心思奔小康的时候,刘长:令男子但等七十人与棘蒲侯柴武太子奇谋,以辇车四十乘反谷口,令人使闽越、匈奴

派人勾连诸侯,出使闽越、匈奴,打算兵合一处,将打一家,造朝廷的反,事情折腾这么大,汉文帝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将刘长召到京师问罪,当时,汉文帝还是不打算杀他,只想吓唬一顿了事,可丞相张苍及宗正、廷尉等大臣不干,一连三次上书,要求判刘长死刑。

雅安

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汉文帝只能退让一步,处死了所有参与谋反的人,唯独刘长,还是不忍心杀掉,只发配到蜀郡的严道县(四川雅安),让十个姬妾跟着他,伺候他,每日供给肉五斤,酒二斗,除此之外,让蜀郡官员提前盖好房子,安排好刘长到严道县之后的生活,并明确的表示,只是惩罚一下,不久 ,就要召他回京。

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刘长该改悔了吧?

没有,认为发配是他人生中的奇耻大辱,怎么办,途中,对押送他的官员说:

谁谓乃公勇者?吾以骄不闻过,故至此

谁说我勇敢,我不是落到这步田地了吗,落到这步田地怎么办?

乃不食而死

因为造反在雅安绝食而死,刘长死后,汉文帝大哭,为失去这么个弟弟伤心,而百姓却歌谣曰: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

可问题是,这是汉文帝的错吗?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大约说的就是他吧。

北京301nk免疫治疗贵吗

国内nk细胞疗法权威

宫颈癌免疫疗法费用

北联生物靠谱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