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妆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最后一次炸龙-【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55:22 阅读: 来源:化妆包厂家

混进一条蹩脚“龙”

有一个边远的小县城,叫富县。富县非但不富,相反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贫困县,但那儿有一个远近闻名的习俗——“炸龙”!每年正月十五吃过元宵后,便有几支舞龙队伍活跃在县城中心的一块空地里,四周则围满了“炸龙者”,等时刻一到,炸龙者便将点燃的鞭炮向舞龙者甩去,四面八方一齐开火,让舞龙者没有丝毫喘息的机会!据说,龙身被炸得越烂越吉利,当年的财运就越旺。

炸龙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时间还没到呢,就已经有五条“龙”在空地里慢慢腾腾地做热身动作了,有些围观者也已忍不住,开始点燃鞭炮向龙身扔去,零零星星的鞭炮声响了起来,倒也把附近的人给吸引住了,他们纷纷在周围的杂货铺买好鞭炮,向炸龙场走来。人越聚越多,到最后已是里三层、外三层、中间也三层的状态了,这些人以本地人居多,其中也不乏外地慕名而来的游客。

“时间到!”随着一声强有力的呼喊,炸龙开始了!人们疯狂地把手里的鞭炮点燃,瞄准龙身扔去。舞龙者一扫刚才的悠闲,开始集中精力躲起鞭炮来,鞭炮在头顶上炸开,挡回去!鞭炮在龙身上炸开,快点闪开!鞭炮在脚下炸开,腾跃起来!炸龙者同样付出了代价,在炸龙的同时,晃动的龙身不断地踢挡着四处甩来的鞭炮,将正在燃烧着的鞭炮又弹回到炸龙队伍或观众中,有时成卷的鞭炮就在观众的头顶上炸开,欢呼声、尖叫声、鞭炮声……一切都在热闹而紧张地进行着。

忽然,拥挤的炸龙人群异样地骚动起来——有人要从外面挤进来!可要挤进来谈何容易?里面的人也用尽力气挤那些人出去。不过外面的人并没有放弃,一番肉搏后,终究是让他们挤进来了。只见这些人脸上都戴着防护眼镜和口罩,手里握着长棍,这些长棍的顶端则共同撑着一块鲜艳夺目的彩布——正是龙身,原来这些人也是来舞龙的!再看他们身上都穿着清一色的旧牛仔衣、牛仔裤和牛仔帽,人们将之戏称为“牛仔队”。

“牛仔队”队员们调整好各人的顺序,一头扎进了龙区里。观众们也毫不客气,向这条新龙狂轰滥炸起来,六条龙加上成千上万的炸龙者,富县在此刻沸腾了。

可是大伙儿很快就发现,这新进来的队伍似乎没什么舞龙经验。正规的舞龙,讲究整体的协调配合,龙头听从龙珠的指挥,有节奏地引领龙身和龙尾进行舞动,龙身会向观众表演跑龙、拜堂、荷花吐珠、抢珠、盘龙、滚地龙、跪拜、寻珠、穿龙、卧龙等高超技艺,其他那五支队伍在这方面倒是表演得比较娴熟,但这新进来的“牛仔队”可就不行了,撑龙珠的不懂得指挥,龙头也不知道跟着龙珠走,表演拜堂成了一个劲儿的点头,特别是表演滚地龙的时候,一滚就乱成了一团,甚至有几个人手上的棍子都掉了,就连最基本的跑龙,他们也跑得慌里慌张,俨然一条被炸怕了的蹩脚龙。

越是这样,越是使炸龙的人兴奋起来,更多的火力向这支“牛仔队”轰来……

闯进一只蹩脚狗

就在“牛仔队”被炸得首尾不能呼应的时候,观众堆里又是一阵异样的骚动,莫非又有一支舞龙队伍要进来?这次大伙儿没有向外挤,而是自觉地向两旁挤出一条小道,小道里很快地挤进一只四条腿的动物,再细看,竟是一只健壮的长毛狗!

长毛狗不理大伙儿诧异的目光,径直向“牛仔队”奔去,“龙”走到哪,它就跟到哪,并不时用脚慌乱地踢开扔到龙脚旁边的鞭炮,有时还没把一挂鞭炮踢开,另一挂鞭炮又投来了,炸得它也像那条龙一样惊慌失措地跳起来,但是很快地,它又开始踢起龙脚边的炮仗来,难道它这是要做一个“护龙使者”?可“牛仔队”似乎并不领情,离狗最近的那个人总是时不时地向狗踢去,这条龙和这只狗的这些滑稽动作,让炸龙的人们笑得更是开怀,同时也让他们更加疯狂起来,点炮仗和扔炮仗的速度更快了。

在舞龙过程中,最容易掌握的要数“卧龙”了。队员们只需盘膝坐在地上,手里不停地舞动龙身半分钟就可以了,但这也是舞龙者们最辛苦的一个环节,鞭炮来了不能躲,只能硬着头皮迎接轰炸,别的不说,光鞭炮爆炸时产生的烟气就让人受不了。而现在,各舞龙队伍就是到了这个环节。“牛仔队”见其他队伍都摆起了这个动作,也跟着坐在了地上,而那只狗则四周跑动,边跑边踢地上的鞭炮。由于一个晚上就表演一次卧龙,炸龙者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过炸龙瘾的机会,轰鸣的鞭炮声一下子把炸龙活动推向了高潮。

各个龙队都在接受着最严酷的挑战,但没过多久,那支“牛仔队”就明显顶不住了,身体不停地颤动起来,狗的动作也慢了下来,最终卧在了地上。就在这个时候,一挂足有脸盆大小的鞭炮解都没解开就扔进了龙场,而且刚好落在了“牛仔队”中间的一个队员旁边,这种鞭炮是由普通炮仗和大电光炮连在一起的,加上没解开,一爆起来将是泛滥之势,威力简直是“炮中之最”!

“牛仔队”似乎抖得更厉害了,他们还顶得下去吗?这时,那只狗忽然跳了起来,跑过去用力地踢那鞭炮,但不知是鞭炮太重还是它太累,鞭炮并没有移位,眼看着鞭炮就要泛滥地爆起来,那只狗狂吠一声,用身体压在了鞭炮上面,炮声骤响!人们很快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那是狗毛被烧焦的味道……

“牛仔队”队员们突然扔掉了手中的长龙,就着刚才的坐姿挪到狗旁边,双手不停地拍打着着火的狗身,很快把狗身上的火拍灭了……

惊醒一群炸龙人

人们都停住了放炮,好奇地围上去看。

“流浪,你怎么这么傻?”那些舞龙者嘴里声嘶力竭地喊道,这时他们已经将脸上的口罩和眼镜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张稍显稚嫩的脸,脸上湿湿的,不知是汗还是泪。啊,这些人怎么这么年轻?他们和这狗又是怎么回事啊?

在他们断断续续地哭诉里,人们终于知道:这“牛仔队”队员竟然是富县中学高三的学生,他们是同一个村子的人,而且在学校也是同住在一个宿舍里。有一天中午他们从饭堂打饭回到宿舍,发现有一只长毛狗倒在了他们宿舍门口,腿上有伤,肚子瘪瘪的,看来是饿坏了,他们急忙从每个人的饭盒里匀了些饭菜出来,亲手喂长毛狗吃食。喂饱狗后,他们又找来消炎药和纱布帮狗包扎好。由于狗的腿伤比较严重,一时又找不到狗的主人,他们只好瞒着学校,暂时让狗留在宿舍里,天天把自己的饭菜匀些出来的给狗吃,而这狗也特别讨人喜欢,大家给它取了个名叫“流浪”。这样一直过了半个多月,流浪的伤势才彻底好了起来。而这时这帮学生也要放寒假了,狗的主人还是没有找到,只好将流浪带回家乡轮流饲养。

这些娃儿的爸爸妈妈都是农民,家庭相当贫困,有好几个在第二个学期已经没有能力交学费了。他们听说,在元宵节舞龙结束后,炸龙者多多少少会给舞龙者发“利是”,加起来可就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啊,于是大家一拍即合,决定今年元宵要舞一场龙,恰好有一个同学家里有一条现成的龙,于是悄悄偷了出来,瞒着家长们从乡下赶到了县城的炸龙场。

他们进到了龙场里面才知道,在这里舞龙比自己想象中危险多了,鞭炮也比想象中厉害多了。但为了能有钱继续念书参加高考,他们硬是顶了下去。

他们清楚地记得:在出门前,流浪就堵在路上“汪汪”地叫着不给他们走,没办法才把它拴了起来,可是没想到的是,它竟然在这个时候闯了进来,而且怎么踢都踢不走。

“流浪,你又没有穿……牛仔衣服,怎么受得了这鞭炮的轰炸啊?你……怎么这么傻,是我们……我们害了你啊——”他们越讲越伤心,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了。

突然,有一个娃儿不知是太伤心还是怎么的,晕过去了!离他最近的是一个另一支舞龙队伍的长着大胡子的人,他急忙扶起晕过去的那个娃儿,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小心地把娃儿的裤脚和衣袖撂了起来,大家一下子都惊呆了:他们看到的哪里还像手和脚?到处是青紫色的淤血,有几处的血已经流出来了。

“啊?他们没有穿‘防炮衣’!”大胡子叫道。原来,正规的舞龙队伍,队员们都有专门防鞭炮的衣服穿在里面,跟警察的避弹衣差不多,虽然防不了子弹,但还是勉强可以防鞭炮的,要不然,谁受得了这漫天飞舞的炮火?除非是铁人!毫无疑问,所有的娃儿都受伤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他们全部送到医院去啊!”大胡子吼道,说完抱着那晕过去的娃儿飞快地向县医院跑去。

其他娃儿也很快被送去医院了,剩下的人一个个都愣在了龙场里,手里还拿着鞭炮,眼里却都在看着不远处的一幢房子——那是富县中学的教学楼,破破烂烂的已经好久没修了……

“今儿这龙咱们不炸了!大家把剩下的鞭炮退回去,用这些钱给娃儿治伤吧!以后咱们也别炸了,用那些钱给娃儿读书,给娃儿修学校吧,他们才是真正的龙的传人啊!”不知是谁打破了沉寂,激动地吼道。

大伙儿像听了命令似的,纷纷向旁边的杂货店走去,但他们心里都有这样一个顾虑:这卖出去的货赚进来的钱,人家老板能给你退吗?不过他们显然是多虑了,杂货店的老板们都通好了气似的:“退吧,都退回来吧,咱这若不给退,可就连一只流浪狗都不如了啊!”

华人娱乐

360彩票

列王的纷争无限内购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