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妆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利弊共存爱恨交织核燃料银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6:32:33 阅读: 来源:化妆包厂家

利弊共存、爱恨交织——核燃料银行

当今世界,核不扩散项目所面临的一项根本挑战是,适用于核武器的高浓缩铀(HEU)可以在制造民用核反应堆低浓缩铀(LEU)的生产设施中制造。国际社会很早就在探讨解决这个问题,途径之一是通过设立国际核燃料银行,为有关国家提供有保障的民用低浓缩铀供应。

然而,近年来,虽然俄罗斯已经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座核燃料银行,哈萨克斯坦也在积极筹建世界第二座核燃料银行,但潜在的客户国对核燃料银行的热情并不高。国际军控专家为此进行了大量的研讨,梳理了此类银行潜在利弊矛盾。

以核不扩散为出发点构建核燃料银行符合世界民意

冷战时期,建立低浓缩铀燃料银行的构想就在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提出的“和平利用核能”方案中产生了。当时的燃料银行背后的基本思想是鼓励各国采用民用核能计划,但由于冷战的紧张局势,直到本世纪初建立燃料银行的进展甚微。冷战后,最早在国际上正式提出建设核燃料银行构想的国家依然是美国。美国于2005年9月在维也纳参加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大会时提出这一构想,其目的是通过设立一个低纯度浓缩铀的“国际仓库”,避免以研发核武器为目的的铀浓缩活动在世界各地蔓延。

2009年11月27日,由35个成员组成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在维也纳总部就俄罗斯提出的建立多边核燃料银行提案进行了表决,1名成员缺席,34名成员进行了投票,最后以23票同意、8票反对、3票弃权的结果形成了决议。决议允许俄罗斯建立多边核燃料银行,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下向那些在核不扩散方面纪录良好的国家为民用目的提供低纯度浓缩铀。

2010年12月1日,俄罗斯宣布建成全球首座核燃料银行。俄罗斯的国际核燃料银行在西伯利亚的安加尔斯克市储存有120吨低浓缩铀,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管下,该银行的核燃料纯度可以提炼至2%-4.95%。这些核燃料可满足1000兆瓦功率核电机组过载所必需的低浓缩铀需求,相当于供2座民生核电厂使用。这些核燃料目前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超过1亿美元。这家核燃料银行的储备库位于西伯利亚安加尔斯克核工厂内,安加尔斯克核工厂是俄罗斯最大的浓缩铀中心之一。据悉,这家银行的运作程序是:在某个国际原子能机构成员国因政治性不可抗力失去核燃料供应服务的情况下,该国可以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发出申请,再由国际原子能机构转交给俄方,俄方将根据现货市场价格向该国提供这批核燃料。

2012年2月,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长卡齐哈诺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哈政府目前正与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就主持建造一座国际核燃料银行展开接触,并透露这座核燃料银行有望于明年底前在哈萨克斯坦的土地上建成投产,可储存60吨低浓度核燃料,具体的选址工作将于今春结束。5月18日,“哈萨克原子能工业”公司总裁什科尔尼克在“哈萨克斯坦-美国:安全与发展合作20周年”国际会议上表示,哈推荐至少两块场地用于存放低浓缩铀,其中位于东哈州具有50年放射材料作业经验的乌里宾炼厂的保存技术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最完善的;另一处是于1949-1989年期间运营的全球规模最大的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

哈萨克斯坦曾经是一个与核武器有密切关系的国家,其境内的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在前苏联时期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核武器试验场,1949年至1989年间曾进行过大约500次核试验。苏联解体后,哈萨克斯坦成为世界第四大核武国家,但在独立后的5年内,哈陆续销毁了110颗洲际导弹和1200枚核弹头,随后加入了《核不扩散条约》,从此成为无核国家。关于这座核燃料银行的建设,哈萨克斯坦还曾与俄罗斯展开过竞争,但最终俄罗斯成功说服哈作出让步。事实上,哈萨克斯坦更符合国际原子能机构确立的核燃料银行承建条件:没有核武器且愿意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全面督查,但俄罗斯的优势在于拥有成熟的核技术和铀浓缩设施,而这恰是哈萨克斯坦的硬伤。据悉,此次核燃料银行落户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也将发挥作用,届时核燃料将首先在俄罗斯进行铀浓缩,然后再运往哈萨克斯坦进行储存。

诸多弊端导致核燃料银行不受潜在客户的欢迎

近年来,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国际核燃料银行投入了很大精力宣扬其概念并努力使其成真。他们对国际燃料银行划定的基本设想是:该银行会以可靠且不歧视的方式,为签署参与国紧急提供市场定价的低浓缩铀。选择燃料银行成员身份的国家将有更大的信心可获得不受干扰的反应堆级燃料。作为回报,这些国家也要放弃自己进行铀浓缩和乏燃料后处理的权利。这样的安排对一些国家是合适的;但对一些别的国家来说,尤其是发展中国家这个政治圈,国际燃料银行这个想法并不特别受欢迎。

国际核燃料银行的定价可能会“跟风冒进”。各国对燃料银行的定价可能提出一些反对意见。燃料银行也许能按市场价格保证低浓缩铀燃料的供应,但它不会提供任何措施,防止价格随着国际形势发生波动。燃料银行的设计是,只有出现燃料需求,即核燃料的正常供应链出现紊乱时,才提供燃料。但是,任何紊乱情况都意味着市场价格的增高,所以燃料银行的存在并不能阻止发电成本相应增加。诸如在低浓缩铀市场价格狂涨的时候,放弃浓缩燃料权利的国家就处境艰难了。1997年,1公斤用于研究反应堆的低浓缩铀市场价格约为5400美元。到2005年,该价格已上升到约8800美元。对于没有能力自己浓缩燃料的国家,这种规模的成本增加意味着核电价格更高,这反过来也会降低核能与其他能源相比的竞争力。此外,假设国际燃料银行建立起来了,目前尚不清楚客户国与供应国谈价的空间有多少。总之,完全依赖别国的燃料来提供核反应堆动力以及切断其他可能的做法,从经济上来看都是有风险的。

参与核燃料银行的国家需放弃铀浓缩权利。一些国家因为担心签署国际燃料银行将给其施加《核不扩散条约》(NPT)规定以外的要求而不愿意这么做。被要求暂停建立新的核浓缩和乏燃料后处理设施的国家也可能认为这样的限制侵犯其主权权利, 实际上即放弃NPT条约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章程所赋予的建立核浓缩厂的权利。燃料银行的客户最有可能是发展中国家,其中许多国家逐渐走出经济和技术方面的“发展中”阶段,认为自己已准备好收购及运营核反应堆。巴西于2009年开始为民用目的进行核浓缩,阿根廷和南非等国家也讨论过这样做。进行核浓缩的愿望,部分源自对能源安全的担忧,但在某些情况下,也包含商业考虑。相当大的铀储量位于一些非核武器国家内,其中几个国家有足够的技术能力建造铀浓缩设施。这些国家可以通过浓缩铀并将之作为燃料转卖来提高它们拥有的铀的价值。假设燃料银行的计划会阻碍各国建造核浓缩设施,那么就会对这些国家所认为的合法的商业机会造成干扰。毕竟,如果一个国家已成为《核不扩散条约》缔约国,遵守该条约的所有要求,并同意《保障协定》将其核设施及核活动纳入国际监测,它又为什么要放弃进行与燃料循环相关的各类程序的权利呢?

核燃料进口受制于人可能会威胁国家安全。发展中国家往往对燃料银行的建议持怀疑态度,正如有核国家试图不让无核国家加入“有核”一族那样。许多在殖民时代受压迫的发展中国家很容易认为,西方提出的举措是过去的压迫者在技术和军事上对自己的打压。在更具体的层面上,一些发展中国家担心,由一个权力集团或单个国家所拥有或控制的燃料银行可能会出于地缘政治的原因选择不提供燃料给某一特定国家。低浓铀可能被用作政治讹诈的工具,核燃料生产国可以用它来索取购买国的合作。任何一个维持核电部门却放弃浓缩铀权利的国家都有可能暴露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之中,执行外交政策的空间更小。也就是说,如果供应国和客户国外交局势紧张,甚至出现对抗局面,切断核燃料供应的威胁可对客户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严重的风险。在一些人听来,像这样的担忧过于牵强,但政策制定者和计划者必须要预见最坏的情况。

顾虑虽存,国际核燃料银行仍有诸多好处

专家们指出,不要期待国际核燃料银行能消除所有核扩散方面的顾虑。尽管有前面所述的顾虑,各国仍必须牢记,燃料银行的目的是帮助降低核扩散的威胁,它也是出于此目的所可用的众多措施之一。仍有充分证据证明,燃料银行对有意发展核电、但无意发展核武器的发展中国家有诸多好处。

从成本方面讲,在国际原子能机构这样有全球公信力的机构保证低浓铀供应的前提下,这些国家可以建造动力反应堆,而无需建造昂贵的铀浓缩设施。这些设施不管怎样都需要十几个稳定的反应堆来吸收它们所生产的燃料,但多数燃料银行的可能客户国最多需要一两个反应堆。据2008年的一项评估显示,新建一座浓缩设施的成本估计在2.5亿至33亿美元之间。这绝不是一个小数目,尤其是对财政紧张、依靠外国贷款或其他形式援助来资助核部门的发展中国家而言。特别是初涉核产业的国家,燃料银行可以在经济方面提高核电的可行性。

从安全方面讲,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后,许多国家公众明显减低了对建造核电站的支持。福岛事故重启了大众关于核能的辩论,并且迫使一些国家的政府重新考虑将核能作为化石燃料替代品的引入计划。那些希望继续推进核计划的政府则必须考虑到公众的焦虑,而燃料银行能够起到帮助作用,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平息人们对核设施安全的担忧。

从安保方面讲,国际燃料银行可以降低客户国为核材料提供实物保护的忧虑。在保证核设施安保方面,发展中国家往往比发达国家面临更大的困难。有了燃料银行,就可以让国家集中资源保证核电厂的安保,而无需将一部分资源用于浓缩设施上。

常州制作西服

连云港定制西装

温州制作西服

通化工服制作

相关阅读